陈启:半导体行业迎来低谷期 科创板利好半导体企业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摘要 【陈启:半导体行业迎来低谷期 科创板利好半导体企业】半导体行业资深专家陈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行业周期角度来看,目前半导体行业处于低谷期,但好消息是中国市场依然是一枝独秀,而且中国是全球最大半导体需求市场,这对国内半导体企业而言具有主场优势。

  本期嘉宾介绍:陈启,浙江品利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半导体产业投资经理,2009-2012年,任职于渣打银行;2012-2014年,任职于浙江舜业投资;2014年至今,任职于浙江品利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作为半导体行业的资深专家,他如何看待当前的半导体行业发展现状?科创板的推出对半导体行业有着怎样影响?在各地掀起半导体制造热潮背景下,他又如何看待未来半导体行业前景?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浙江品利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半导体产业投资经理陈启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陈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行业周期角度来看,目前半导体行业处于低谷期,但好消息是中国市场依然是一枝独秀,而且中国是全球最大半导体需求市场,这对国内半导体企业而言具有主场优势。

  对于近期推出的科创板,陈启认为科创板是为半导体的那些成长期公司量身打造的,而且还为投资机构提供了一个合理的退出通道,让其更有信心地去扶持那些处于早期的项目。

  以下是采访实录: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财富观察》,我是主持人颜飞,今天我们继续请到大家的老朋友,咱们的半导体行业,前沿的资深投资经理陈启,陈先生您好。

  陈启:主持人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咱们时隔多日之后,再把陈先生请过来,给大家带来的就是关于半导体行业,他的一些新的视角,新的观察。我们先通过一个短片来认识一下咱们今天的嘉宾。

  主持人:欢迎回来,在过去一年中,市场恐怕不是特别好,尤其2018年。但是到了2019年就不一样了,科创板的预期,包括科创板的这些主要要求,我们似乎看到,好像半导体行业既有痛点,同时对于这个科创板的期待也特别高。所以今天我们再次把陈经理请过来,想让陈经理给大家再好好地把这个半导体行业给梳理一下,再把一些新的变化、一些观点给大家分享一下。

  陈启:好。

  主持人:咱们从头开始,就是回顾总结一下,2018年,这个行业有什么变化吗?有什么值得跟大家分享的吗?

  陈启:现在是2019年年初,2018年应该来讲,中国半导体行业还是有进步、有发展,但是要强调还是有差距的。我总结,有进步、有成绩,但是差距有一定缩短,但还不是太乐观。因为半导体这个行业,是一个长周期行业,它需要不断地投入。不可能在一个短时间之内,一下子就说我们突破什么,这个需要耐心。首先我们来分享一下关于一些半导体行业的数据,去年的。全球半导体协会统计,2018年全球半导体市场的规模是4700多亿美元,跟之前一年相比,4500多亿,又多了200亿美元,应该来讲还是在发展的。但是这个增长速度相对于前两年,有一定的回落。

  主持人:是。

  陈启:我记得2015年、2016年、2017年那三年是比较疯狂的,它的市场规模从3300多亿美元,直接跳到了3800多美元、4100多美元,每年以百分之将近20%的速度增长。但是2018年过后,特别是2019年之后,增速有一定的回落。

  主持人:放缓。

  陈启:对,因为半导体是一个周期性行业,它不是说一直会好或者一直会差,不会的,它会有一定的高峰期,有一定的低谷期。那么我们现在基本上的一个数据判断就是说高峰期可能已经结尾了,现在的一个基本面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属于一个低谷期。但是好消息也是有的,就是说中国市场依然是一枝独秀,这里也有行业数据的,那么中国市场,刚才说了全世界4800美元,中国多少呢?2800多亿美元。

  主持人:一多半。

  陈启:一多半了,这个折合人民币大概是1.9万亿元左右,这个应该来讲是占了全世界的一大半了,但是一些数据还是触目惊心的,刚刚海关发布的半导体行业数据,去年我们中国集成电路的进口额3100亿美元,出口额840多亿美元,贸易逆差2260亿美元。记得去年我们那个时候谈的时候是1900多美元,一下子你看从1900多亿美元的逆差跳到2260亿美元,又多了很多。这说明一个问题,也很简单,我们这个钱还是被国外巨头赚走了,而且现在来看,这个就是说国产化率,还不是太乐观,因为我们这样统计下来,也就30%左右,但其实刨掉外资在华部分,可能也就20%不到一点,跟我们之前定下的目标,2025年要达到30%以上,还是有差距的,这个还是要努力的。

  主持人:我们这是说了很多宏观面的一些数据,包括我们稍微的一些数据上的短板。那我们好的一面,您观察到有哪些变化吗?

  陈启:好消息还是真的不少。

  主持人:真的不少。

  陈启:首先我们来讲一个比较令人振奋的消息,就是说基本上统计下来,中国的第一大半导体的设计公司,我们讲设计公司,华为海思。它去年大概的营收有500多亿人民币。因为它不是上市公司,它没有公开财报,但是外面估算大概就500多亿人民币,相当于70多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在全世界半导体公司,按主营业务收入top20来排的话,大概在18、19左右。前年我记得我们当时说大概是在21、22,我们现在中国终于有一家公司在半导体这个领域当中,冲进了前20,到18左右。如果按照纯设计公司来排,纯设计公司可以排进前5。第一博通,第二高通,然后英伟达,AMD,华为海思。现在可能因为这个财年还没有到,因为根据国际的一个财年是前一年的四月份到后一年的四月份,因为现在三月底,还没有到,算下来,估计就跟AMD差不了太多,已经很厉害了。

  其他的还有一个华为去年还发布了三款振奋人心的芯片,我们“华为三剑客”,麒麟980,手机上用的,后面还有两款服务器用的鲲鹏920和昇腾310我记得,号称“华为三剑客”,这个非常鼓舞人心,应该来讲,这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消息。还有比方说我们半导体中国最厉害的公司,就是中微,我们原来节目上说到过的,它现在已经是台积电的,就是五纳米工艺的供应商。五纳米工艺,台积电一定会采购它的设备,因为通过它的认可了,那么这个会给未来中微带来可能是几十亿人民币收入的单子。而且半导体的,因为中微主要是做的刻蚀机,是半导体技术难度比较大的一种设备,比较核心的设备。最核心三种设备,光刻、刻蚀、薄膜沉积。那么它这个刻蚀机应该来讲是半导体核心工艺之一,而且是全世界最先进的,直接跟应材这种世界级的巨头去PK,而且非常好。

  主持人:是。

  陈启:还有一个消息,今天也是我刚刚看到,就是说全世界top50的半导体设计公司的营收增长,有两家公司超过30%,有一家是中国公司。这个可能大家不太知道,是刚刚的消息。第一名是NV,就是英伟达做显卡的。第二名就是中国的叫ISSI,叫芯成半导体。之前芯成半导体应该是有两家上市公司还发过公告,去收购它一部分股份,这个大家可以关注我们东方财富的APP,我记得当时有推送的,营收增速有30%左右,这个很厉害的,全世界50当中的第二名,第一名是NV,第二名就是它。应该讲我们中国的整个半导体当中,去年还是有很多激动人心的事情,很值得鼓舞,要给我们半导体人,奋战在行业一线的朋友们点个赞,很不容易。

  主持人:去年的话,其实在香港上市了一家公司中芯国际,其实也吸引了很多的关注。2018年,中芯国际有什么变化吗?

  陈启:之前刚过完年的时候,中芯国际也传来好消息,它的14纳米工艺,应该来讲是今年肯定会投产,这是它发过公告的。那么14纳米工艺应该来讲是最先进的一代制程。我们20纳米工艺以内叫先进制程,28纳米以后的,28、40那些我们叫做成熟制程。14纳米工艺应该来讲是跻身于世界一流的晶圆工厂的制造能力的,这个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对。

  陈启:听说他们还发了红包。

  主持人:好,在说完好的一面之后,其实我们还是想知道,这是过去,因为总结都是过去,好的和挑战都有。那我们稍微展望一下的话,咱们也别太远,20年、50年就不看了,咱们就稍微展望一下,您怎么看咱们这个半导体?

  陈启:有一个好消息就是说,刚才说了,就是中国占了一大半的全世界半导体市场,得出一个结论是中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半导体市场,没有之一,已经一半多了。对于国内的这些半导体企业当中,原来也谈到过,它有一个主场优势,它贴近市场。我上次也举过例子,一个客户有一个问题,我得到反馈之后,我下一代产品马上去改它,国外巨头的反应相对来讲是对的,因为它不在国内。而且国外巨头,相对来讲,有一点傲慢。

  国内的公司,如果服务好本土市场的话,有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对不对?但是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大家起来要把心态放平衡一点,毕竟半导体是一个周期性行业,现在是低谷期,就是我们有预期,但是不要有太好的预期。应该来讲,就是说半导体的设计公司,因为这个市场一直在增长,它会得到比较好的收益。然后我们中国本土的像中芯国际也好,华虹、华力也好一些本土的制造公司,会跟着设计公司一起成长。一些晶圆制造公司,它在生产芯片的过程当中,它会用到很到耗材,光刻胶、硅片、靶材那些东西,会有助于我们国产化的材料的提升,现在还是比较低的水平,但是会有助于它的提升。最后就是说我们终端的这个市场,那是我们的强项。我们上次也举过例子了,华为可以来造芯片,高通不可以去做手机。这个是优势很大的一个。

  主持人:对。我们说到了周期,说到了现在也是一个算是弱期吧,我们该如何去看待它的时间,看待它的下滑,这个该如何去用正确的姿势去看待他们呢?

  陈启:应该这么来讲,就是说机遇和挑战是并存的,那么你要想办法,怎么样在这个机会来的时候,去做好它,然后挑战,越过那个大山,把这个困难给越过去,那你就是这个市场上最厉害的。我们也可以简单说一下这个半导体一些上市公司。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个半导体的产业链。我们半导体的产业链分三块,支撑产业链、核心产业链和终端产业链。那么终端产业链不说了,就是下游的应用,汽车电子、未来的5G、消费电子等等,这个领域当中,那是我们中国的强项。核心产业链就是设计、制造和封装测试,核心三大环节。支撑产业链就是为这些三大核心产业链公司服务的,比方说设计公司需要用到EDA和IP,这一块我们国内是最弱的。那么制造公司和封装公司,它需要半导体的设备、耗材以及它的辅助制造的一些供应商。

  那么这个当中呢,我们认为,我们统计一下,大概是全中国,就是A股上市公司大概有九十多个,那么设计公司也是最多的,大概有三十多家,剩下的是制造,制造都没有上市,因为纯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和华宏是在香港上市,它还没在大陆上市,它有机会回来。制造和设备也不多,设备公司只有一个北方华创,我们算晶圆前端的话,只有一个北方华创,还有一个至纯科技,它现在已经正式发布它的清洗设备,就是半导体一个非常常用的一个工序的设备,叫半导体湿法清洗设备,它现在已经有形成销售了。还有就是北方华创,我们之前说过了,北方华创,除了光刻机没有之外,基本上其他半导体的一些薄膜沉积、刻蚀、抛光、清洗,很多设备它都有,确实北方华创也非常不错。

  还有就是终端的,我们也有很多,那么随着5G之前还有一波长得还不错,5G这种终端应用会带动一大批的产业链的上游、中游和下游共同成长,这是我们中国半导体发展当中的一个优势,记住,我们是主场作战。

  主持人:我们能不能这么想,就是在这个三大产业连里面,刚才您讲到的,您觉得在中短期吧,哪一块,这三大块里面,哪一块是我们容易出成绩,或者说我们容易见到回头钱的?您怎么看?

  陈启:那应该还是设计公司,设计公司是引领市场的。那么A股的上市公司当中,设计公司应该有30多个,比较知名的像兆易创新、纳思达、紫光国微、景嘉微、富瀚微、君正、韦尔股份、汇顶,太多了,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那么这里面我们可以说一个行业的小特点。我们知道集成电路分四大块,数字电路,数字电路又分三种,处理器、存储、逻辑电路。模拟电路,就分一个模拟芯片。这两个当中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模拟芯片偏定制化的,就是它不是一种比较标准的产品,它是跟客户需求相关的。所以说模拟芯片它就属于一种,如果这个公司主营模拟芯片,它需要营收或者利润方面增长,需要足够多的产品来堆出来。

  我打个比方,TI德州仪器,它是全世界半导体前十的一个大公司,模拟公司第一强。它大概是2017年、2018年,大概是130亿美元、140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但是它是由3、4万种的芯片堆出130、140亿美元的营收的。但是数字芯片呢是标准型产品,就是通吃型的。比如说三星,它就做存储,赚了几百亿,就一个存储,就赚了几百亿。那么所以说我们可以有一个总结,就是说模拟芯片的设计公司,它的营收增长靠它的产品的种类来带动。数字芯片靠量来带动,它需要一个爆款。就是说我有一个Flash产品,然后我这个产品卖了几亿颗,出现了10亿以上的一个订单,那它一年的收入,肯定就很好看了,这个就是它们两个的小小的区别。

  所以说按照营收增长的话来讲,相对来讲做数字芯片的公司,它这个爆发力要强一点,毕竟模拟,一款一款开发出来,有时间成本在里面。但是它也有好处,就是毛利率高。因为数字芯片标准型产品,竞争很激烈的,模拟芯片它不需要太先进的工艺的情况下面,流片费用比较低,模拟芯片流一次片,几百万到一两千万片撑死了,数字芯片动不动就上千万的,14纳米现在流一次片,800万美元左右,到上千万美元,很贵的,几千万,上海一套房子没有了。

  主持人:我们再细分一点,比如说IDM的自主设计和制造能力的公司,封装测试的公司,这些再细分一点的,您再给大家简单梳理一下,这些公司它们的一些现状,以及它们的实力是怎样的?

  陈启:我们中国有两家纯晶圆制造公司,就是中芯国际和华虹。那么中芯国际在全世界纯晶圆代工厂,现在只能排第五名了,因为中间多了一个三星,三星在2017年4月份开始,它把它的VLS部门拆出来之后,开始做晶圆代工业务了,做得还蛮不错的。现在三星是全世界第二大晶圆代工厂,第一是台积电,第二是三星,第三是格罗方德,第四是联电,第五是中芯国际。原来是第四名,因为没有三星的。那么华虹大概是第七、第八左右,这个是我们中国两个纯晶圆代工厂,也可以了,前十当中,有两家中国公司,已经比全世界90%以上的国家都厉害了,大家不要对我们中国半导体太苛刻,我觉得这个水平,虽然跟一流有差距,但是绝对算是拿得出手的成绩了。

  但是如果我们说IDM,就是垂直制造,就是设计、制造、封测都自己做的那种,垂直制造的公司,我们中国主要还是集中在就是我们功率器件,或者说这个领域会比较多一点的,比方说我们领头羊,就是杭州士兰微,还有扬杰科技、华微电子、捷捷微电、苏州固锝,还有我们原来讨论过的做化合物半导体的,你记不记得?海特高新和三安光电,它们都有做化合物半导体的这些东西。现在还多了一个新军,之前市场上一直大家都比较关注,就是安世半导体,就是被闻泰科技收购的那个,现在算我们中国公司,安世原来是恩智浦的标准件的业务,现在被闻泰科技收到了,相当于是它的子公司了,又多了一个新军。

  此外呢还有生产传感器的耐威科技、歌尔股份,还有是收购美新半导体的那个华灿光电。那么我们应该来讲上市公司就是在整个半导体产业当中布局应该是慢慢多起来了,而且我相信未来科创板会更多。

  主持人:说到这儿了,我们就刚才跟陈经理也讲到了,说科创板有一个核心,你得有硬的技术。那我们就有一个期待,就是咱们做这些半导体行业的公司,按理来说,手里要没一点硬活儿是玩不了的,所以我们是未来期待是科创板里面能够看到更多的公司。但是我们有一个题外话。你看A股有目前不管是中小板还是主板,有了这么一个类似的公司。然后科创板再来一个。在目前来看,您觉得科创板会给更高的估值吗?

  陈启:这个我们不敢说太多。

  主持人:就简单说说您的一个期待。

  陈启:对于我们看科创板一个,所有的我们行业当中对于科创板是举双手赞成的,这个是肯定没问题的。圈内、圈外都认为中国科创板是中国半导体行业腾飞的一座桥梁,这个肯定是确定的。我记得我们之前我好像上次也在做节目说过一次,去年的时候,我说就现在的A股制度如果你想让那些半导体公司更快发展有一点难,因为那个上市要求太高了。没想到一语成谶,被我说中了。

  主持人:就是真的要来一个适合半导体行业公司的这个板块。

  陈启:我认为科创板就是为半导体的那些成长期公司量身打造的。因为科创板第一个有一个很大的要求,你必须是硬科技公司,那么就把很多你玩商业模式,什么电商这种,互联网就完全排除掉了,你这个不算有核心硬科技的,你们这属于商业模式上的改变,不够硬,半导体绝对够硬的,你像中微也好、澜起科技也好,等等一些公司,那这个技术绝对是世界上有名的。

  那么第二点就是说它没有盈利要求。半导体是一个持续烧钱,烧大钱的一个行业,融资难,一直是从它这个公司刚刚开始一直到后面。就是你问他要钱吗?他肯定说要的,就是一直要烧钱,一直要烧到他自己成为行业第一名的时候,他不需要再烧了,因为他的营业收入能够支撑起他的研发了。

  我们看一下世界上巨头的研发费用排名。一般来讲,除了第一名以外,10%-20%左右,就是去看高通也好,博通也好,除了台积电、三星以外,这些大佬级别的,他们前两年已经投过钱了,他不需要再投钱了,它可能在10以内,就是研发收入和主营业务收入的费用占比达到10%,我就看了,你这么多钱烧下去,因为前期都是亏损的嘛,你怎么办?钱哪里来?半导体就是这样的,赢家通吃,你要是烧钱烧不过你的竞争对手,那你就被人干掉了。

  主持人:而且你烧也白烧了。

  陈启:你前面的钱全部打水漂了。所以说必须要持续地烧钱做研发。那么原来就是说融资难,一直困扰了我们这个行业。如果科创板上来了,给了一条多的这个融资渠道,你说这个是不是好事情?绝对是好事情。

  还有一点就是说科创板也给很多像我们这样的投资机构,有一个合理的退出通道,让我们更有信心地去扶持那些处于早期的项目。因为我们现在的,原来的A股必须要三年一个亿,这个是太难了,我们直说的,如果退出渠道不通畅的情况下面,会打击大家对于半导体早期项目投资,A轮、B轮的投资信心的,现在如果科创板出来以后,大家都有信心了,这是我们半导体投资圈非常认可的一个事情,就是科创板对于半导体这个行业,这个领域来讲,绝对是一支助力。

  主持人:我们讲了这么多有关半导体的过去和现状以及未来之后,现在有一个现象要请陈经理讲一讲。就是各地掀起了半导体制造热,这个现象,大家也想听一听,您作为专业人士是怎么看待的。

  陈启:这个有一个,之前一直在说这个半导体的在全国各地已经掀起热潮了,我们今天也跟大家探讨一下,就是说我们手上有的行业数据,到2018年年底,中国大陆现在已经运营的,实际有产能的工厂大概是170多座,从4英寸到12英寸,有170多座。如果我们按照产能算,有数据的,6英寸,每个月200多万片,一个月200多万片,8英寸是100多万片,12英寸大概每个月是60万到65万片左右的一个产能,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半导体的应该说,就是芯片制造能力的一个家底了,就这么多产能。

  那么这个当中呢,我们又规划了大概是几十个吧,46个项目当中,一共投1.4万多亿。我们统计过46个项目投1.4万多亿,那这个里面的机会很多了,你开工厂,你这个设备要的吧,我上次也讨论过了,一个半导体的工厂几百亿砸下去,几十、几百亿砸下去,百分之七八十的钱是买设备的,设备厂肯定是你要开厂,你一定要买我设备了。第二个,你这个厂在运营,耗材少不了的。我们七大耗材,大硅片、光刻胶及光刻胶的配套试剂,掩膜板,建设板材,湿化学品,CMP抛光垫和抛光液,还有一些辅助的东西,再加电子特气,一共七样,加起来,这个市场有多大呢?按照中国刚才所有的体量来算,270亿人民币到280亿人民币左右。这个市场而且是稳步增长的,每年涨8%-10%左右,而且我相信如果未来这些厂真的能投产,正常运作的话,应该还再快一点。

  根据过去的数据来看,就这么多。因为一般我们晶圆工厂一旦开动,它是不停工的,除非检修,它是不停工的,不停工的就一直来问耗材公司采购这些电子特气、化学品一直在采购的。而且这里面还好,对于半导体的耗材公司来讲,告诉大家一个比较好的行业习惯,没有太长的账龄,没有太大的坏账。不像有些行业当中,年初做的一些工程,要到年尾去结账,钱还要不回来。半导体很爽快的,60天给钱,很爽快的。所以说假如说买这些上市股票当中,至少有一个风险不会发生说那个公司你的供应商拖欠货款不给你的,不可能的,60天结款,很干脆。那么对于这些材料公司来讲,它的现金流很健康。我认为是一个买它股票的一个有亮点的地方。

  那么这些刚才说了这么46座晶圆工厂,1.4万多亿人民币投资,那么会带动整个产业链上下的,助力我们整个产业链的上下的腾飞。大家会不会觉得太多或者怎么样?不会,中国刚才说的那些产能,只占世界的大概百分之十一二的样子。我们中低端的产能比较偏多,我刚才说了,12英寸才60万片一个月,60-65万片一个产能,可能台湾一个台积电就是我们的好几倍,还不行,用我的话来讲,如果我们觉得制度可控,30%要到吧?还不够。

  但是晶圆工厂应该来讲是一个系统性工程,也不是那么简单,不是说我投钱造一个厂就好了,也没那么简单,需要科学规划,合理的安排这个晶圆工厂的建设,不能让它项目烂尾,或者说自己人跟自己人恶意性竞争,希望各个地方政府或者产业链人士,能够把握好这个度。就是说我们需要建那么多晶圆工厂,但是我们不希望是低水平的重复建设,是往高水平的,这种先进的,28纳米工艺以内节点,这种比较好的制程上面去做,那是好的。然后晶圆工厂之间,希望特殊化经营、差异化经营。不要大家都去做代工,或者你做这个我也做这个,那就没意思了,那就变成大家互相之间在恶性竞争,那就没意思了。

  主持人:反而不一定利于我们的发展。

  陈启:反而不利于我们的发展。这个希望我们产业内外人士,如果大家看节目的话,大家应该是平衡的,一起来完成,希望国家有一个统一的规划,否则就变成窝里斗了,就没意思了。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咱们回到收尾的阶段,就是让陈经理给大家展望一下,咱们这个半导体国内,最大咱们的短板在哪?将来的话,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看到这些最大短板能够给大家解决掉?给大家说说吧。

  陈启:这个问题很多人来问我说你觉得中国半导体发展的不尽如人意,或者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或者说是就是没有那么好的情况下面,你觉得什么?有很多人说,是不是我们的体制不行?有些人说是不是我们的钱不够?我认为这些都不是太大的问题,我认为最核心的问题是人才的问题。

  主持人:是人才的问题?

  陈启:对。半导体这个当中,人才这个我认为还是太薄弱了。

  主持人:这个怎么理解一下?给大家比喻一下,怎么说?

  陈启:就是我们现在专业的人才还是基础太少了。你刚才说打个比方,就像中国乒乓球队跟男足一样的,一个是“谁都打不过”,一个也是“谁都打不过”。那么中国乒乓球是世界上水平最好的。

  主持人:我们的人才储备,那要多少有多少。

  陈启:对,乒乓球的人才储备,那实在是太雄厚了。

  主持人:二队拎出来,吊打世界的。

  陈启:当时有一个段子说世界冠军你采访他说,你现在拿世界冠军有什么感想?回去拿个全国冠军。世界冠军都不敢说我在全国一定要拿冠军的,因为国内高手如云,也不敢说自己稳拿的。但是男足你去看,看来看去也就几个老面孔,也就这个水平了,打不过还是打不过,就没意思。

  所以说我们半导体的人才基础还是太薄弱了,上次说了学霸都去干金融了。我上次,我朋友圈原来有一个消息,我还跟他们怼了一下,就是说有一个国内的大的半导体公司,有很多做半导体工程师去卖保险了。我就很直接,我就很不认可这种现象。就是国家那么辛辛苦苦培养你,虽然这是你个人抉择,但是大家希望你做一点更有益的事情,你应该怎么把这个产业做得更好?都想着去赚钱。我知道卖保险可能很赚钱,一个月可能有10万+的月薪,但是没有意义,这个事情应该让其他人来干,你应该去干更有意义的事情。之前还有一个,开两会的时候,有一个政协委员提议说我们要把集成电路作为一级学科,我举双手赞成,这个绝对是好事情。

  主持人:这个我就要插一句。就是现在大学有没有什么学科是对着咱们这个行业里边的?有吗?

  陈启:有是有,但是每年可能培养20万学生,真正能够留在半导体行业当中的一半都不到,流失了。这个问题就,这个还是一个有很深层次原因,我们节目上就不做太多探讨。但是我就想说一句话,我们现在中国缺什么?缺钱吗?不缺钱,体制也慢慢好转,我们有很多平台,很多政策,可以让人才去发挥。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太急功近利说一切向钱看,一切以钱多钱少论成败,这就失去意义了。我们应该想办法把我们的中国科技搞起来,我们需要这个金融行业应该是服务实体行业的。都去赚钱,为了钱而赚钱,我觉得这个就不行。

  主持人:我刚才有一个疑问,既然我们每年还有20万学生呢,那这个基数还不够是吗?

  陈启:还太少太少。

  主持人:这20万是基数的问题还是质量的问题?

  陈启:两方面都有。

  主持人:20万基数都不够?

  陈启:一方面是我们这个学科的这个学校里教的课本和我们实际的应用可能有差距,这个没办法。第二个是这20万的,我们半导体各方面都需要人才的,因为这个半导体太大了,做材料的可能是化学或者是物理方面的,做半导体工艺的,你要懂半导体物理。半导体是一个交叉学科,你要记住这句话,我们需要复合型人才,还要懂管理的。

  主持人:难怪。

  陈启:我们一现在中国很多,你去看一些公司高管都是海外挖人的,挖硅谷的华人蛮多的,现在看很多都是硅谷的华人回国来做公司高管,或者来创业。挖完了也就没有了。

  主持人:人就那么多,挖完也就没有了。

  陈启:我认为这个需要一个长效机制,中国有一个成系统的人才的培养。就像我们中国乒乓球队一样的,高手如云,每年都有很多青年才俊,一波一波地冒出来。我相信当中一定会诞生世界级的半导体的牛人,那中国就有希望了对不对?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陈经理今天再次帮大家来整顾了咱们关于半导体行业的一些观点,未来也期待陈经理定期来,行业有一些新的变化,您有一些新的观察点,咱就在节目当中给大家分享一下。

  陈启:谢谢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再见。

  主持人:再见。

(责任编辑:DF328)

人已赞赏
随笔日记

恒大业绩会回应地产业务回A股:称有序推进 未提及时间表

2020-11-9 4:01:58

随笔日记

开完这场没有新机的发布会 苹果能摆脱“iPhone依赖症”吗?

2020-11-9 4:02: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